赢时胜:踩着节奏先砸后买,算不算利用内幕消息操纵股价

38人参与 |分类: 炒股技巧|时间: 2021年02月27日

赢时胜:踩着节奏先砸后买,算不算利用内幕消息操纵股价

晨报记者韩忠益

唐球,不是谁的绰号,而是真有其人。他是上市公司赢时胜的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赢时胜是深圳的一家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是为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和资产托管业务整体信息化建设提供应用软件及增值服务。收入构成主要包括定制软件开发和销售收入、服务费收入、保理业务收入、供应链业务收入等。

别看赢时胜主营干的都是眼下最具有科技含量的软件活,其实赢时胜无论是技术开发和研究能力还是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在业内都是平平。说起来,这家公司一直紧随金融行业的发展,专注于金融行业信息系统的研究、开发及服务,给金融机构提供各类解决方案,公司拥有300多家各类金融行业客户,涵盖银行、基金公司、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信托公司、财务管理公司、全国社保等,但赢时胜部分新技术和新产品的研发还处于研发期或市场推广前期,市场效应尚未充分显现。其大力支持的保理和供应链业务对上市公司不仅贡献甚微,反而占用了公司大量的现金资源。惨淡经营的实际状况与上述这些金融单位红红火火的样子相比,相差实在太大。唐球本人自去年以来一直在减持公司的股票,去年几乎按减持新规25%顶格抛售,可见其手头多么急需要钱,而且每一次大宗减持都有5%至10%的折价,这令该股从去年10月29日见高13.56元后,一路下行。最低跌至今年2月9日的7.05元,跌幅达48%,几乎拦腰一刀。

可以说,正是唐球不计成本减持公司股票,引发了持有该股投资者的恐慌。一般讲,因为大股东减持,往往会带来数千万甚至数亿资金的流出,人们会自然联想到,实际控制人可能已经发现公司未来盈利能力大幅下降,股价在近期可能无法超越前期高点,作为金融资本投资的中小投资者会因恐慌而多杀多,大股东的减持相当于提供了一把估值新标尺、新的观察维度,小散看低股价夺路而逃是必然的。

而事实上,公司不仅只是财务数据堪忧(去年三季报显示,公司毛利72.85%,每股现金流却是负0.02元,造成这一“畸形”数据的到底是假账因素还是非假账因素,只有等年报出来后,细细分析一下公司预付账款、应收账款、存货、当期损益以及看一看结转的成本在存货科目中的挂账情况才能作出准确判断),而且自股价回落后,公司负面消息不断:先是“终止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事项并申请撤回相关申请文件”,10亿规模的定增,在筹备一年多后宣告失败;然后就是唐球在去年11月20日和12月23日宣布减持不超过4.65%和1.13%的公司股份,其间还和一致行动人累计减持1.15%;年前还打了一场“商业保理合同纠纷”官司,记者全程收看了这场官司的庭审实况,感觉赢时胜并无稳操胜券的把握,法官也要求双方当事人提供更多支持己方观点的证据,当天庭审没有结果;公司还公告拟放弃对图灵机器人增资扩股的优先认购权;到了2021年2月5日,公司又直通披露了《关于变更会计师事务所的公告》,拟变更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2020年度审计机构。2014至2019年,公司年度审计机构为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天职事务所),且公司在2020年4月已经披露公告称续聘天职事务所为2020年度审计机构。眼看天职事务所即将入驻审核年报,却披露说要临阵换将,这不但引起市场担心其财务存在“大雷”可能,也引来交易所的关注。深交所发函要求其说明更换的理由和是否符合《中国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对确保审计质量的有关规定。

就在大家为赢时胜捏一把汗的时候,2月19日收盘后,赢时胜公告:公司股东唐球、鄢建红(唐球太太)、鄢建兵(妻弟)、黄熠与恒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关于深圳市赢时胜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分别将自身持有的部分股份转让给恒生电子,合计转让54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18%,转让价格为7.18元/股,转让总价款为3.88亿元。于是,赢时胜像吃了兴奋剂一样,股价迅速蹿升脱离了7元区域。

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得知:恒生电子以及一致行动人上海通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即恒生电子投资的私募基金)在去年12月21日和22日分别抛出644万股赢时胜,价格在8.54元至9.04元。然后当股价砸下来后,恒生电子与上海通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开始在7元附近低吸,直至2月19日宣布协议转让股权给恒生电子,人们才恍然大悟:一个完美的“局”已经在唐老板发出的转球中诞生了:为了收集筹码,坏消息不断,知情私募睬着节奏在高位抛股打压股价,然后捡着小散的泣血筹码悄悄建仓,只是不清楚在监管部门眼里这是不是属于操纵股价行为,是不是已经涉嫌利用内幕消息炒股?

就在披露这一股权变动公告的前两三个交易日,一直摇摇欲坠的赢时胜忽然在2月9日获深股通增持63.89万股;2月18日再获增持117.66万股;2月19日又获增持80.92万股。一时间,先知先觉资金在暗流涌动。这里必须说明,有些北向资金就是国内资金,他们借着各种名义潜入海外,穿着马甲在买A股。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记者在今年1月11日去深圳采访,本来打算实地走访赢时胜,但电话那头告知说:唐总有令,最近比较敏感,不方便接受采访。放下电话就感觉赢时胜有大事要发生,当时非常担心跌跌不休的赢时胜会不会上演一场“亚马逊雨林蝴蝶翅膀偶尔振动”带来崩盘的可怕景象,哪知道唐老板正在盘算着一盘股权变动的大棋,只是不知道这盘绞杀了众多散户的大棋能否逃过监管的火眼金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