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指拉锯,新股发行突然又成话题

104人参与 |分类: 股票入门|时间: 2020年09月19日

股指拉锯,新股发行突然又成话题

晨报记者韩忠益(风雨)

在本周初的时候,行情走得拉锯、反复,市场中开始出现抱怨声。而把行情不振的原因归结于新股发行的人蛮多。记者梳理了一下:发现现在新股发行确实很猛,原来一周总有那么一两天不发新股,而且就是有发新股,也是一两家,但现在厉害了:动辄一天就要发行6家、7家的,扩容速度有点快,给人以竭泽而渔的感觉。

本周,A股历史上上市公司数量首次突破4000家大关。从1990年12月份首批上市的“老八股”一路走来,沪深两市上市公司数量、总市值、股票发行数量连创新高。截至9月14日,沪深两市上市公司总市值已达到79.53万亿元,相比“老八股”23.82亿元的总市值增长了数万倍。

记者统计了一下:大A上市公司总数突破1000家和2000家大关,几乎都用时10年。到了3000家时,已经缩短到6年。而现在总数达到4000家则仅仅用了4年时间,说大A扩容速度天下第一,可能没有什么争议。

所以,在股票扩容速度超常规发展的情况下,管理层带一带刹车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真正呵护这个市场就不要拔苗助长,要有进有出,优胜劣汰、形成健康的股市生态。据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统计显示,今年以来,A股已有28家企业退市,包括15家强制退市和13家重组退市。但这还不够,上市家数跟退市家数还不成比例,只有让真正优质的企业留在股市里,市场价值投资的理念才会被投资者真心接受。如果买股如同押宝游戏,赚不赚钱、踩没踩到雷全凭押宝的运气,那久而久之,理性的投资者就会远离大A。

不过,本周记者还听到了关于新股发行的一些杂音:有人居然撰文呼吁废除现有“打新”模式,恢复“实缴资金申购”。撰文人居然还是业内资深行家,这是什么鬼?

这位撰稿人说“监管层规定新股发行市盈率不得超过23倍。这撕裂了一、二级市场的有机联系,制造了一、二级市场的巨大差价。比如,当中小板平均市盈率已高达80倍时,中小板新股发行市盈率却不能超过23倍,这使二级市场‘市值持有人’获得一种差价福利。通过市值配售的分配,让‘市值持有人’获得打新差价福利,这违背了市场化改革的基本精神”。

这种说法值得商榷,我们不能把在二级市场上的“市值持有人”获得打新资格看成是一种差价福利,事实上,很多人是在二级市场中深深套牢的,他们付出的打新对价很高。此文认为“新股市值配售与市场化改革精神格格不入,也与注册制改革大方向相悖。因此,应当尽早废除新股申购的市值配售模式”。但这位撰稿人也许忘了:新股市值配售恰恰是前两年改革的结果,如果倒退回去,继续搞什么“实缴资金申购”,对资金量较少的中小投资者来说更是不公。

这位撰稿人还称“在新股上市前五个交易日不仅要取消涨跌幅限制,而且还应允许T+0回转交易,这有利于多空双边充分交易、充分博弈,更有利于新股二级市场价格均衡。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新股融资融券高成本、高风险‘做空机制’的严重不足。等时机成熟,我们再像港交所一样,全面取消A股涨跌幅限制,并全面恢复T+0回转交易机制”。

这个观点,记者是同意的。至少十多年前,记者已经在媒体上、网络上提出过很多次——如果担心新股上市恶炒,完全可以通过上市首日取消涨跌幅限制,恢复T+0交易,以便在短时间内经过充分博弈找到新股合理定价,避免连续恶炒。

其实,如果真的觉得中小投资者需要在‘打新’机制下获得保护,或者说提高中签率,完全可以改良现有发行规则,比如废除新股询价,取消网下配售,学习香港股市的办法,拆细中签基数为100股,让中小投资者利益均沾(当然新股发行的风险也自担),同时限制大资金申购比例。

总之,记者在新股发行问题上,一是希望管理层节制,不要太任性,要充分考虑市场的承受力;二是反对新股发行走回头路,不能再玩“实缴资金申购”的游戏了,但如何提高中签率应该可以有讨论的空间。

(限于篇幅,本期“每周一评”就不再点评下周板块和个股了,但下周初军工股应该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