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盘是大盘,个股是个股,弱势中未必没有机会

284人参与 |分类: 焦点|时间: 2020年10月27日

(下面是记者在报纸上的小说连载。应朋友要求,今后就放在财富号里,这篇连载小说已经写了20年,是虚拟纪实财经小说,情节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可转债渐成“疯狂的石头”

面对疯狂的可转债,监管的重拳终于出手。日前,证监会就《可转换公司债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简称《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针对近期出现的个别可转债被过分炒作、大涨大跌的现象,《管理办法》着重解决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不适应、交易制度缺乏制衡、发行人与投资者权责不对等、日常监测不完备、受托管理制度缺失等问题,通过完善交易转让、投资者适当性、信息披露、可转债持有人权益保护、赎回与回售条款等各项制度,防范交易风险,加强投资者保护。

沪深交易所还同时发声,表示要将可转债交易情况纳入重点监控,实施监管和自律措施。与此同时,券商已经纷纷向投资者发出通知,要求10月26日前参与可转债申购、交易前,应签署新的风险揭示书,否则无法参与交易。

“虽然监管部门三令五申提示风险,但从新规内容看,还是有较大宽容度的,所以我们看到昨天又有25只可转债因为涨幅触及红线被临停,不少甚至被二次临停。通光转债成为昨天最牛角色,盘中一度实现翻倍,最高上涨116%,截至收盘有12只可转债涨幅超20%。”郁教授早就关注可转债市场,因为身边也有朋友拉他去操作可转债交易。

“可转债新规实施了,但是赚钱效应还在,依然可以吸引大量资金涌入。上周四可转债市场刚刚历史性地首次突破千亿元,第二天成交量居然又放大近一倍,全日交投逼近2000亿元,可见这个市场有多疯狂。”高智说。现在不少热钱丢下大A跑去可转债市场碰碰运气了,所以近期大A走着走着就软了下来。

“疯狂的可转债,原来以为新规出台后会瞬间大跌,留下一地鸡毛,但截至今天还没有看到这一幕。这是整体情况,但可转债中分化还是挺严重的,有不少品种最高点仅仅几个交易日就下跌了一半。”劳七桃说。这种大幅波动的行情,一般人很难把握。

“监管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幸好没有去轧闹猛,万一买到一只从高位回落的品种,损失就大了。”娇娇看见智能转债(128070)跌得稀里哗啦,庆幸自己上周五没有冲动。而今天九洲转债(123030)走势更是凶猛,开盘瞬间便遭遇资金猛烈砸盘,价格迅速触及跌幅20%的临停线。

“此时我想起了很多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疯狂的石头》,影片结尾处的一段歌词很有意思。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城,城头没得神住了一群重庆人;男的黑耿直,女的黑巴适;火锅没得海椒他们从来不得吃;乱皮要财划起,山城啤酒喝起,喝不得的醉起,着不住的趴起。反正回到家头都是要把那个耳朵弄起来耷起;所以兄弟伙在外面打死都要雄起。你不晓得,我不晓得,没得哪个晓得,那个朝天门的坎坎到底有个好多格;棒棒从来不怕热,贼娃子从来不怕黑,解放碑的美女再多没得一个是我堂客;解放碑的钟声还是按时敲响,码头的船再小也会荡起波浪。船没有桥多,雾也没有雨多,看着汽车从那屋顶上的公路经过;冬天有着夏天路边时的甘露,夏天有着冬天烤火时的温度;男的不服输,女的也不会哭,所有麻辣调料到了这里都是大补。凡事疯狂之后,总有冷静寂寞的一天。大A中这种令人心悸的故事发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高智对近期可转债的疯狂炒作一直是以旁观者的身份保持观望态度的,20年前市场炒作四川长虹时,他是这样,后来疯狂炒权证时,他还是这样。他一直认为短时间内打起来的价格,一般来得快,退潮也快。

“分化是高潮后必然出现的情况,这是变盘的前兆,也许后面可转债还有机会不断形成脉冲行情,但由于大起大落太过激烈,一般投资者难以承受,所以小散还是要谨慎参与。”高智说。短时间内炒手们能够把价格打到天上,那一定也能将价格砸到地板上。所以可转债不是不能参与,而是适合不适合自己的问题,俗话说:有了金刚钻才能揽瓷器活啊。

明日仓位: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