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头不必在调整的最后一刻缴械投降

25人参与 |分类: 配资炒股|时间: 2020年09月28日

多头不必在调整的最后一刻缴械投降

韩忠益(风雨)

今天,沪深两市高开,盘中新疆板块持续走弱,青松建化(600425)、新疆火炬(603080)先后跌停,新疆交建(002941)逼近跌停,西部牧业(300106)、北新路桥(002307)等跟跌;光伏概念股活跃,恒星科技(002132)、晶澳科技(002459)双双涨停,阳光电源(300274)、通威股份(600438)等跟涨。午后煤炭板块崛起,注册制次新股大跌,谱尼测试(300887)、华业香料(300886)、金春股份、大叶股份(300879)、康泰医学等均跌逾10%。市场人气低迷。最后沪市微挫0.06%,创业板指下跌0.75%。市场成交量继续缩,两市合计成交仅有5402亿元,行业板块多数收跌,跌停股数量超过涨停股。北向资金今日小幅净卖出10.79亿元。

有报告认为:无人驾驶龙头股德赛西威成为近一周调研机构数量最多的股票之一。数据显示,合计有115家机构调研了该公司,包括45家基金公司、14家证券公司、21家私募、4家保险公司、10家海外机构等。在调研纪要中,公司介绍了与理想汽车在智能驾驶领域的合作情况。公司与理想汽车、英伟达签署了在智能驾驶方面的战略合作协议。公司坚持为客户提供智慧出行的解决方案,再次联手英伟达,与理想汽车共同开发基于Orin的超强算力的自动驾驶系统集成,将为理想汽车下一代车型带来创新驾驶体验公司,助力理想汽车实现智能化,推动智能驾驶产业发展。

其他吸引较多机构眼光的是石基信息(002153)、保龄宝(002286)、宝莱特(300246)等,这些股票均获得了30家以上的机构调研。但笔者以为,机构看上某一类个股,当然是这一类股票值得关注,但不等于现在就是最好的买点,今天德赛西威的表现并不好,所以股票所处的价格位置更重要。

笔者在今天早盘策略文中分析认为:“节前回落空间是有限的,仅是一次挖掘黄金坑而已,多头可以不必理会,此时空头其实很心虚,多头遇回落要坚决低吸,千万不要错失本年度一次因为洗盘而出现的重要机会”。现在大盘看似成交量缩,其实有两股力量暗中较劲,一股是拼命利用长假效应砸盘洗筹;另一部分力量则不理不睬,悄悄逢低吸筹,这两股力量其实都是做多力量,只是策略和手法不同,而砸盘的一方,此刻心里是不踏实的,因为缩量,说明砸盘效果不佳,没有恐慌盘让其捡便宜,反而暗中吸筹的力量随时会进来让砸盘的筹码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从技术上观察量能缩,那更是可以让多头安心的指标,一般调整接近尾声时,量能都会开始接近地量,今天两市交投已经大幅缩,所以笔者上周五强调目前的氛围像极了今年“五一”长假前的盘势是有道理的,不是凭空臆测,多头不必在调整的最后一刻缴械投降。

(下面是记者在报纸上的小说连载。应朋友要求,今后就放在财富号里,这篇连载小说已经写了20年,是虚拟纪实财经小说,情节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操盘工作室(财经纪实小说)

关心科创板啥时能活跃一点

据上交所发布微信25日消息,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发布《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公司自律监管规则适用指引第2号——自愿信息披露》(以下简称《指引》),就《指引》发布的背景和目的,上交所相关负责人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问答中指出,对于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的“蹭热点”行为,特别是滥用自愿信息披露实施信息型市场操纵的违法违规行为,上交所将继续从严监管,露头就打,坚决维护好科创板信息披露市场秩序。

科创公司通过平台回复投资者提问或主动发布信息,应当参照《指引》关于自愿信息披露的基本要求,尤其要注意所发布信息的真实性和完整性,避免误导投资者。

建议科创公司在非交易时段回复投资者提问,避免因盘中误读误传信息引发股票交易异常波动。

上交所此次出台自愿信息披露指引的背景和目的主要有如下三方面的考虑。一是贯彻落实新《证券法》。新《证券法》明确规定,除依法需要披露的信息之外,信息披露义务人可以自愿披露与投资者作出价值判断和投资决策有关的信息,但不得与依法披露的信息相冲突,不得误导投资者。与之相衔接,中国证监会部门规章和交易所业务规则,明确了自愿信息披露的原则性规定。《指引》落实新《证券法》要求,进一步丰富细化了科创板上市公司(以下简称科创公司)自愿信息披露的一般原则和具体要求,并结合市场实践给出范例和说明,为科创公司实践自愿信息披露提供针对性的指导和规范建议。二是推动提升科创板信息披露有效性。三是防范自愿披露中的不当行为。

“如何准确把握自愿信息披露的范围,按上交所的解释:自愿披露不是随意披露,需要把握好披露的范围。目标上,应当服务于投资者决策需要,不宜披露与投资者决策没有关联的信息;内容上,应当基于一定的客观事实,或者具备实施的基础条件;类型上,包括战略信息、财务信息、预测信息、研发信息、业务信息、行业信息、社会责任信息等常见类型。我如果是上市公司,一定会感到有点难把握。什么信息是可以披露的,什么是不能披露的,这个度的拿捏不好弄。”华风觉得有些信息不公布会不会被认为是披露不及时?而有些信息上市公司觉得对投资有价值,及时披露了,但与市场热点很契合,会不会又被认为是在蹭热点?

“我认为这个《指引》还是有积极的一面,比如规定科创公司可以按照投资者关系管理的总体规划,定期接受分析师和机构调研。且特别强调,为了确保信息披露的公平性,公司应当避免向分析师和调研机构提供未披露的重大信息。如果在调研过程中,分析师和调研机构知悉了相关重大信息,公司应当立即披露。这点很重要,上市公司很多重要信息如果只能通过分析师和调研机构传导至二级市场,那二级市场的股价可能早已大涨或者大跌了,信息分享公平是资本市场最本质的要求,否则小散永远处于被收割的状态。”高智也谈了自己的看法。

“而且,《指引》要求科创公司密切关注公共媒体关于科创公司的报道和市场传闻,如果出现不恰当地将热点概念与公司相关联的情形,可能对投资者决策或者公司股票交易产生较大影响的,需要及时澄清。我觉得这也是必须的,有些上市公司在市场传言下股价炒上天了,上市公司的澄清公告才姗姗来迟,给人以配合市场主力炒作的猜测,所以要求上市公司有及时澄清传言的义务,是市场人心所向。”郁教授还认为上交所将自愿信息披露的责任落实到人,重点强调科创公司董事长作为第一责任人的决策责任,以及董事会秘书作为具体负责人的执行责任是保证《指引》能够认真而严肃执行的画龙点睛之笔。

“我只关心科创板什么时候能活跃一点,很多科创股天天下跌。”娇娇看见这段时间科创板表现一塌糊涂心里很不高兴。

“不仅仅是科创板表现不佳,现在整个大盘在回落,今天跌停股数量还超过聊涨停股,市场很弱。”劳七桃提醒她。

“不要难过,好好过长假。过了长假,科创板会起来的。”高智安慰娇娇,机会是跌出来的,现在一路杀下来的股票,国庆长假过后,都是有机会卷土重来的好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