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银行发放券商牌照的逻辑背后藏着一盘大棋

57人参与 |分类: 配资软件|时间: 2020年07月04日

向银行发放券商牌照的逻辑背后藏着一盘大棋

晨报记者韩忠益

日前,某家媒体援引权威人士消息称,证监会计划向商业银行发放券商牌照,或将从几大商业银行中选取至少两家试点设立券商。一时间,搞得市场议论纷纷,有人说,这对券商股构成利空,因为银行具有天然客户优势,银行来分一杯羹,券商哪能还有好日子过?于是机构趁机利用这个所谓“利空”,把本来就处于低估值的券商股再往下砸了一把,证监会还出来不痛不痒地回应了一下,然后才有了本周券商板块连续集体涨停,带火股指重上3100点。

其实,早在2015年,就传过向商业银行发放券商牌照的事,2018年的时候,工商银行还提交过一份试点投行的方案,只是一直没见下文而已。

那为什么现在又旧事重提了呢?为什么旧事重提后还能带火股指连续过五关斩六将创出一年来新高呢?本文分两部分来谈这背后藏着的大棋,今天先聊第一部分。

很多分析人士把对这则热点新闻的解读重点,放在了商业银行持有券商牌照可以打造航母级券商上。确实,工商银行去年净利润3122亿,证券业去年全行业营收才3604亿,净利润只有1230亿,券商投行业务的净利润更是只有区区377亿元,银行未必看得起证券行业的利润。截止目前,我国已有7家外资控股券商,分别是瑞银证券、摩根大通证券、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高盛高华证券、汇丰前海证券、瑞信方正证券。数据显示,即使是国内第一大券商中信证券,2019年投行业务收入43.08亿元,也不及高盛的十分之一,所以做大做强国内券商业务已经是金融开放的必然选择。

但记者觉得有一个背景更不能忽视。2019年全球累计创新风险投资达到2670亿美元,北美占了一半(49%),中国拿下22%,将近600亿美元,超过欧洲的350亿美元(13%)。因此美国和中国是目前全球创新领域的两大巨头。事实上,多年以前,在中国的风投活动主要是由海外的风投家主导,尽管我们后来也诞生了许多优秀的本土天使VC,也已经有了139家企业成为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如排行前十的字节跳动、滴滴、美团、小米、拼多多、快手、大疆、贝壳找房、比特大陆和瓜子二手车,但这些优秀企业的发展,居然是在没有很强劲的国内公开金融交易市场的情况下发生的,因此,早期的所谓创新经济大多是通过吸引外资而成长起来的,并不完全依赖国内的金融市场培育。即便像早年创业的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他们获得的风投基金很多背后也有来自国外的基金。

想想看,那些想要回归,或者准备在国内上市的高科技企业现在的市值动辄就是几十亿、几百亿甚至上千亿,单靠现在大A市场的存量承接力是有限的,如果让银行获得券商牌照,那就可以直接参与股票IPO、定增等股权融资,以及扩大固收产品的承销范围。银行的优势是拥有强大的客户资源,可以做大直接融资的市场蛋糕。事实上,截至今年5月末,我国社融存量中直接融资(股票 债券)占比仅不到28%,而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社融存量中直接融资比重就已经超过80%,远高于我国。因此,我国的直接融资增长空间巨大,银行应该当仁不让地参与到券业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