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炒小炒差”的风波,尽快推出T+0吧

16人参与 |分类: 配资软件|时间: 2020年09月12日

趁着“炒小炒差”的风波,尽快推出T+0吧

晨报记者韩忠益(风雨)

本周最让人记忆深刻的事,非创业板“炒小炒差”闹出的一场风波莫属,这场风波直接导致了创业板局部“股灾”。本周四居然有40家创业板个股跌幅达到20%,加上周三和周五早盘的下跌,有些创业板个股下跌震幅达到50%,可谓惊心动魄。

在上周“每周一评”专栏里介绍的两家公司股价也坐上了“电梯”,特别是东方电热(300217),前三天最高涨幅超过30%,周四则急速下坠。公司基本面并没有改变,甚至在周四还传来好消息,那就是公司控股股东暨实际控制人此前的股份减持计划已经实施完毕,换句话说,后面的上涨,可以“唱着歌去解放区”,不用再担心大股东减持砸盘了。可惜,碰到“炒小炒差”的风波,股价也只能暂时忍一忍,周四差一点跌停。周五东方电热大幅低开后又迅速回升,周四的差点跌停变成了顺势洗盘。该股周五一度上涨10%,一副志存高远的样子,毕竟拿了减持的钱公司很可能去收购江苏九天剩余的49%股权,未来江苏九天和公司控股子公司江苏东方九天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都将成为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公司计划对江苏九天及东方九天进行全面的业务和资源整合。江苏九天主营是通信光缆专用钢、新能源动力储能专业电池钢以及预镀镍锂电池构件,有希望为新能源车电池配套。公司全资子公司“镇江东方电热有限公司”生产的大飞机试验用电加热器可用于航天军工领域。

另外一只和东方电热差不多走势的精准信息(300099)也一样,最近也有股东减持完毕的公告亮相。这家公司旗下子公司富华宇祺成功获得安标国家矿用产品标志中心颁发的5G矿用产品安标标志证书,成为正式获得5G矿用产品安全标志的煤矿通信装备企业,5G技术已经完全满足煤矿井下安全与性能要求,煤矿5G正式跨入商用阶段。而最受市场追捧的是其军工概念。公司的导弹制导系统主要是手持式导弹制导系统(用于单兵或兵组作战)和移动式导弹制导系统(用于装甲车导弹作战),军工题材在近阶段具有爆发力。公司一直在积极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以期更好的回报投资者。从本周五市场表现看,上述两只具有军工概念的个股显然都是在周四被创业板恐慌氛围“闪了一下腰”,最终在本周五收出红阳,都表现出积极向上的一面。

事实上,自从资金流向创业板后,前期主板涨幅较高的消费、医药、科技股就开始陷入调整泥淖,大A确实存在失血现象。管理层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一直存在,但这毕竟是市场行为,不能靠行政手段打压,何人何时规定不能“炒小炒差”的?“小和差”谁来界定?以贵州茅台为例,其现在的价格1700元,尽管这家公司业绩不错,有成长性,但如果创业板个股只有几分钱或者几毛钱利润是不是就不能上涨了,就只配永远在3元、4元区间徘徊?这几毛钱的利润跟贵州茅台10几元的利润相比,到底谁的泡沫大?性价比到底谁更高?京东方过去很差,现在基本面挺健康,差和好不是可以成功转换的吗?炒股的魅力恰恰就是对未来的预期。

但是一味“炒小炒差”,以致令主板失血,这又会让主管部门很尴尬,跑出来干预是一定的。以天山生物为例,在短短12个交易日内,其股价已实现近5倍涨幅,从6元不到炒到最新收盘34.66元。对于一个连年亏损、毫无业绩支撑的上市公司来说,这样的股价表现严重脱离基本面,这不是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所希望看到的“成果”。而在现有市场条件下,无非就是特停,然后通过高科技手段查处谁在操纵股价,再后面就是处理罪魁祸首,把这次发生在最妖股票身上的故事告知天下,以儆效尤。未来的事情演变基本就是按这个路子走,这次“炒小炒差”的最后结局就是以处理一个或者几个“害群之马”而告终。身处监管困境的监管部门真是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有点左右为难的感觉)。但是事情结束了吗?记者认为,NO。投资者心中还有很多问题没有答案。

首先,创业板之所以突然出现“炒小炒差”情况,主要是市场发掘出了涨跌幅放宽到20%的这一交易制度的红利。过去专门打板的资金追求的是10%的空间利润,现在出现了增加一倍利润的空间,那就意味着市场的波动幅度至少在创板上可以翻一倍。波动幅度大,意味着资金腾挪空间就大,空间有了,资金活跃度肯定紧跟而来,所以我们就能看到市场资金迅速向创业板集中,以至于出现超过主板的情况。但这些都是创业板制度改革的产物,我们必须承认,这次创业板交易制度的改革出现了与预期有所偏差的现象,什么时候我们能用同样的方法令大A整个市场沐浴在20%涨跌幅的阳光雨露下,资金在各板块之间的分布就能大体均衡。所以该反思的不是小散该不该追逐创板的问题,而是为什么在大A市场里要设立一个特殊的、与其他股票交易规则不兼容的板块。

其次,既然所有投资者在入市前都签过“适当性”文书:根据自身能力审慎决策,独立承担投资风险。监管部门就应该接受投资者买什么股、买多少股的选择,不应该再有“保姆”式监管思维。在买者自负的原则已经告知明白的情况下,今后能不能减少乃至取消不必要的窗口指导。要知道靠行政手段压制市场行为,最受伤的其实还是中小投资者。小散因为门槛太高进不了科创板的“殿堂”,现在能够参与门槛较低、股性活跃的创业板,为什么就要遭到指责呢?管理层最近刚提出“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构建资本市场良好的可预期机制。但到底怎么理解这三句话九个字?“零容忍”下真能做到“不干预”吗?如果做不到,为什么还要对外声称“不干预”?能不能向市场具体说明白,什么是不能容忍的,红线在哪里?过了红线,该干预还得干预,包括如何干预。

再次,A股的改革方向是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这其中就包括进一步扩大市场的包容性:比如上市门槛大幅度降低,亏损企业也能上市。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改革举措,意味着很多有潜力的中小企业可以通过资本市场做大做强,这种情况下,未来看市盈率炒股的意义也已经不大了。如果不能容忍市场买卖自定原则,那为什么要让中小投资者包容亏损企业上市呢?亏损企业都能上市了,投资者愿意“买小买差”还是问题吗?我们为什么要去强制干涉投资者的买卖自由权呢?

最后,也是最想说的话是,趁着这次“炒小炒差”的风波,尽快推出T+0吧。这10几年来记者一直呼吁取消涨跌停制度和恢复T+0交易,唯如此,才能真正改变机构或者游资肆意拉抬股价的行为。当年雄安概念刚出炉时,在港股上相关概念股一天之内就通过充分博弈、换手找到了合理定价,而在沪深两市上有些概念股连拉5个涨停,这就是涨跌停制度对不良机构操纵股价的保护导致的结果,所以继续深化改革才是化解监管部门目前困境的最好办法。